音乐故事:希特勒独爱瓦格纳的音乐

HiFi秀 | 2018-2-7

希特勒最喜欢大气磅礴而又长篇巨制的音乐(如连演四个晚上、十多个小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

  希特勒一辈子都深爱瓦格纳歌剧,他的“精神导师”之一尼采同样曾经非常喜欢瓦格纳的音乐——德国历史上那么多著名的音乐家,为什么这两个“超人”自居的人独爱瓦格纳?那是因为即使是类似《尼伯龙根的指环》这种类似我们的《西游记》的“神话”故事,其音乐核心所在正是战争和鲜血带来的惊悚和毁灭以及惊悚和毁灭带来的快感。 希特勒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对音乐、建筑和美术均有不入俗流的识见。

  在美术方面,他崇尚写实主义的精确细腻、具体而微;在建筑方面,他追求新古典主义的简约、力量、庄严和崇高;在音乐方面,他对瓦格纳的结构宏大、充满英雄气概的歌剧(乐剧)推崇备至,视之为日尔曼精神的化身,终生顶礼膜拜(而对同是德国著名作曲家的门德尔松则不屑一顾,其中原因,一是门德尔松的犹太人身份,一是其音乐中散发出浓郁的浪漫主义和“小资”情调)。希特勒讨厌温情和优雅,讨厌与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有关的文化艺术,也拒斥现代主义的抽象玄虚。

  希特勒的“艺术美学”的标准是其强力意志的体现,喜则致力弘扬?;?,恶则必欲去之而后快。是故,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在欧洲一些城市实施进攻或防御的战略计划,须经希特勒首肯,这些城市的建筑物的或存或亡,每取决于其个人喜恶。如希特勒命令德军放弃对佛罗伦萨的防守,以免该地大量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遗存遭受兵燹之灾,“因为这座城市太美了,不能被毁掉”;却欢迎盟军轰炸德国的城市,因为这些城市“没有美学吸引力”,妨碍他实施宏大的国家主义新城市规划,而基辅、莫斯科、圣彼得堡,亦应在摧毁之列。国家主义奉行的暴力美学有一种震慑万民的“崇高感”和不惜悖逆自然的征服力,元首是国家主义的总设计师。

  希特勒最喜欢大气磅礴而又长篇巨制的音乐(如连演四个晚上、十多个小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在他看来,贝多芬、布鲁克纳和瓦格纳三位一体,是音乐殿堂中诸神之首。但遗憾的是,贝多芬虽庄严,而歌剧非其所长;布鲁克纳虽博大,却从未创作过歌剧;希特勒心目中的神圣之音始终是瓦格纳气象万千的歌剧。瓦格纳是希特勒穷途末路之际的精神慰藉,在他尚未成为元首之前,生活潦倒,虎落平阳难免英雄气短,支撑他不致沉沦的,就是瓦格纳的歌剧。希特勒无数次出入于拜鲁依特歌剧院,他说“拜鲁依特音乐节永远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拜鲁依特是瓦格纳的化身,拜鲁依特歌剧院俨然是希特勒的灵魂寄托之所在。

据说他在这座“瓦格纳圣殿”站着看《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就不下十次;他可以完整哼出瓦格纳歌剧中的许多精彩唱段;《黎恩济》的序曲让他高度亢奋;《尼伯龙根的指环》启发了他构想国家社会主义的蓝图。尼采对瓦格纳的影响,特别是瓦格纳对希特勒的影响,很值得研究。瓦格纳的排犹思想,瓦格纳歌剧中的英雄崇拜和民族主义情绪,被希特勒和纳粹主义发扬光大;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关系纠缠不清,二战以还,自西徂东,多有典范,于今仍不失其“现实意义”,大可覆按发微。

转载本站内容请标明来源和作者,本站转载内容均标明作者和出处,如有遗漏请联系本站及时处理!


分享达人请扫描上面二维码,关注“HIFI秀”微信
意见领袖请进入“微博”>>